张民强的办公室很讲究

2020-08-13 16:58

那年7月13日,在这家名为至尊咖啡厅的小包间内,张民强收了周洋10万元现金,并说其中3万元要送领导。

两人有证据可查的第二次“交易”,发生在两年后的9月30日。张民强帮周洋购买新城国际小区成本房一套,面积在130平米左右,要在9-17层,由张办理一切手续和房产证件,让周洋出15万元。

周洋称,直到3年后的2009年,两人在府前花园小区偶遇,张民强认出她并喊出了她的名字。也有说法称,其间周洋曾多次请张民强吃饭,以表示感谢。

此消息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商丘市信访局原局长的桃色新闻,从首次在中国记者调查网上出现开始,迅速登上了各大门户的首页。

睢阳区交通局陈姓局长也证实,周洋的工作关系被调出,但不知是张民强活动的结果。

虽然事情成功解决,但单位还是给周洋“使绊子”。另外,孩子出生后没人带,从2006年开始她再未去交通局上班。

61岁已当爷爷的张民强,觉得没有脸面再活在世上。亲属称他欲跳楼自杀,但被四弟拉住。

25平米的卧室里,床对面放着一张电脑桌,在两人的视频中,张民强喜欢跷着二郎腿,托着腮帮子,坐在电脑桌前观看二人的不雅视频。张说,这样“提兴趣”。

张民强打了一张7万元的欠条,落款日期为2009年7月13日,并签上了名字。经包括其家属在内的多方证实,欠条确为张民强所写。但对于时间,又出现不同说法,有说法称这是张民强事后补写的,并非在7月13日当天。

张民强经常出没在周洋家中,但一直未能帮周洋安排好工作,两人的关系渐渐出现裂痕。

张民强把周洋引荐给了睢阳区房管局局长侯正超,谎称侯为商丘市房管局局长,3万元钱就是送给他了。

但张民强没想到,周洋的孩子与侯正超的孩子是同班同学,后来在开家长会时两人相遇,侯正超将实情告诉了周洋。

2009年夏天,张民强大包大揽称要把周洋安排到商丘市吃财政的单位,但向其索要10万元钱。两人有证据可查的“交易”就有两次。

1月22日晚上,在暗黄的灯光下,36岁的周洋尽管化了妆,但看上去仍比实际年龄大了很多,眼角皱纹很深,一脸憔悴。

1月21日,张民强坐在电脑前,颤抖着双手点开了一篇名为《河南商丘“张政富”赛过重庆雷政富》的文章。内容是一名女子对他的控诉,称其奸淫妇女,骗财骗色,并将数张不雅照发到了网上。这些照片中,张民强裸露着身子,丑态百出。

他心里很清楚,控诉的主角名叫周洋,曾是商丘市睢阳区交通局农管所的一名职工,从2009年开始,两人的不正当关系一直维持了3年之久。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她说将自己与张民强的事情曝光,下了很大的决心。“我被逼上绝路了,要么鱼死,要么网破。”

张民强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,耐心地听完了周洋的诉说。张民强的办公室很讲究,书柜办公桌都是红木材质,干净利落。

张民强亲属的电话几乎被网友打爆了,纪委也开始调查他们的房产。另外,网上传言不断,这让张民强80多岁的父亲和母亲几乎病倒,他们一直视儿子张民强为骄傲,无法接受其乱搞男女关系、以权谋私的事实。

1月25日下午,商丘市纪委副书记宋景民的办公室里人来人往,宋面色凝重,记者试图采访,他犹豫了一下称“敲错门”了,并把门反锁上。

那年,周洋的孩子不到1岁。2004年她怀孕后与丈夫分居,2005年孩子一出生便离了婚。当时她在睢阳区交通局农管所工作,怀孕了但没有准孕证,遭到了单位的“刁难”,逼迫其打胎,周洋坚决不同意,于是到信访局上访。

“河南省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商丘却曝出丑闻,这对商丘的形象是极大的损害。”一位在职的正处级干部称,这属于张民强的个人作风问题,是个例。

张民强之后便经常出没在周洋家中。两人关系也并非一开始就破裂。

张民强与周洋的第一次“交易”地点,选择了一家距离市政府不到500米远的咖啡厅。

2009年夏天,张民强得知了周洋的工作情况后,大包大揽称要把她安排到商丘市吃财政的单位,但向其索要10万元钱。

张民强曾试图为周洋调动工作,他把她的工作关系从交通局调出,挂靠到睢阳区房管局内,但未能完成落地。

一直秘而不宣的商丘官方迅速做出回应,称警方已于去年11月5日立案调查,纪委也成立了调查组,并表示张民强的退休不会影响最后的处理。

1月21日,商丘市信访局原局长张民强的桃色新闻登上了各大门户的首页。一名女子称其奸淫妇女,骗财骗色,并将数张不雅照发到了网上。

张民强让周洋回去等电话,没过几天信访局电话通知周洋已把事情协调好,她继续去上班,并给了信访回复。

知情者说,事实上2009年年底张民强已退居二线,进入了人大内司处当主任,手中已没有实权。另外,张民强答应周洋购买成本房的事情最终也未成行,15万元没有退还。两人的关系一度降到冰点。

据周洋回忆,第一次“交易”后不久,张民强骗她至酒店,将其灌醉,强行和她发生了性关系。

张民强同样写下了15万元的收款条,落款日期为2011年9月30日。

在知情者出示的一张照片里,周洋和儿子以及张民强三人坐在游乐场的碰碰车上,一起游玩,并无不情愿的表情。好友说,两人相处后,周洋曾写过一本厚厚的日记,a4纸有几百页,里面写了很多情话。

张民强信访局长的职务促成了二人的相识。2006年周洋因工作上的问题前去上访,局长张民强接待了她,并帮她协调。

“醒来后,看见一个60岁左右的男人赤裸平躺在旁边,觉得很恶心。”周洋说,从此以后,张民强以帮她找工作为要挟条件,一直与其保持那种关系,“很多时候不想再当女人”。